第 20 章 入V公告(1 / 3)

第20章

像他这样的修为本不应该做梦的。谢弃云已经说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未曾有过梦了,除了刚刚出世那段虚弱的时期外他几乎没有沉入梦境过。那些人族所言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对他来说更是虚无。

可即便是这样,刚才他却切切实实的做了一个梦。

昨晚和殷鹤在客栈里的场景出现在梦境之中,他化为龙身,只是缠绕着殷鹤时却有些衣衫不整。

鸦黑的发丝披散在腰后,因为被龙尾圈环,微微拂过了他龙鳞之上,竟带起一丝痒意来。

梦里的青年完全被白龙禁锢,只是并非是昏沉的睡着,而是半梦半醒,扬起被龙鳞刮伤的脸颊,那双倔犟漂亮的凤眸之中清晰的映出了他的竖瞳。

殷鹤惊喜地眼瞳乍亮,像是看到什么极为喜欢的东西一样笑了起来,谢弃云清楚的记得他唇角下的梨涡,浅浅的,叫他忍不住用尾稍触碰了一下。即使是殷鹤因为不适而皱眉也没有收回。

悖乱的梦境之中,眼前的青年就像是祭品,身处在应龙的祭坛之中却丝毫不知道危险就在身边。

他将二徒弟当成了独属于他的所有物。

谢弃云微微阖眸,在醒来之后还有些皱眉,只因为他确实是梦中那般本性。

悬剑峰的剑尊是修真界第一人,所有人映像之中的他总是高高在上,无欲无求。可却无人知道他的真身就是龙。

而龙的本性就是贪婪的。

他装作人已经太久,淡漠面孔下甚至能分出一丝耐心来指点弟子。即使是他心中清楚自己当初救秦镜之和燕骁也只是为了培养对手。

他已经很少遇到能唤醒他本性的人了,而这种本性的浮现却和谢弃云以往暴戾的杀戮并不一样,是另一种从未体会的陌生感受,叫他向来冷彻的身体之中竟然有些烧灼。

殷鹤完全不知道系统先生梦中的事情,在看完比试之后果不其然见到秦镜之赢了,不由有些无趣。

行吧,天命之子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不过也不知道秦镜之和燕骁对上会是谁赢

他有些好奇如果燕骁下午赢了后会如何,只是在中午比试完,悬剑峰的其他弟子都三三两两的闭目体会观剑感悟时殷鹤却没有看到人。

也不知道秦镜之去哪儿了,他抬头看了眼就抛在了脑后,打算去外面走走。

他脸上受伤之后来来往往好多人偷看他,看的殷鹤一阵烦躁,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日光照的,他眼睛也有点难受,这时候干脆站起身来。

旁边文陆见他起来,下意识地想要张口但又不悦的闭上了嘴。

算了,他拦殷鹤做什么,反正他等一会儿就回来了,反倒是自己多管闲事。

殷鹤顺着玄武陆台旁边走过去,边走边看了看路边的野花。玉寰城别的不多,就是花多,满城都是花,这会儿中午太阳出来香的要命。

不过一众香味中,刚好却窜出来一股淡淡的米香。

他鼻子

动了动,走到河岸边时就闻到了糖糕的味道。见周围来往的剑修都没有兴趣吃甜点,干脆走过去买了两个。谁知道在付完钱等待的时候,却看到了秦镜之的身影。

比试完就消失的人这时候脸色难看,额头上冷汗津津的靠在巷子尽头。要不是殷鹤多看了眼都没有发现那里有人。

那伪君子在哪儿做什么

他心里有些好奇,怔了一下就被摊主叫回神来。

“公子,好了。”

二十个铜板。”

刚刚准备拿灵石付钱的殷鹤

秦镜之也发现了巷子口的殷鹤,他比试之前已经吃了清心丹,只是却没想到这次毒发汹涌没有压制住,因此才没有出现在人前,而是在小巷子里调息等着毒症过去。

他也有些意外会在这里碰到殷鹤。

巷子口卖糖糕的只是个凡人,秦镜之瞥了一眼,克制着青紫的右手,走了过去。

“什么事”

他还以为殷鹤是来找他的。

殷鹤

虽然不是来找秦镜之的,但是他现在确实遇见了困难,不由轻咳了声。

“一个灵石,我换你一些铜板。”

他出来的时候从来不带凡俗的财物,毕竟修士大多数消费都是在坊市之中,殷鹤也没料到在玄武陆台附近卖糕点的会有凡人,在对方做好之后才反应过来。

最新小说: 爱哭体质给炮灰有什么用 伪装人类恋爱掉马后 攻略仙尊99%,我穿越了 谁说鲛人不在猫猫食谱上 真没把男主当替身啊 御兽王座 专业治渣[快穿] 我给反派都剧透完了 帝衍[重生] 行刺仙尊几百次[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