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水漫春江时 > 第 17 章 蝉不知雪

第 17 章 蝉不知雪(1 / 3)

第17章

次日薄暮时分,一辆覆着天青色纱幔的通幰车候在崧岳园东门。

温狸手抱琵琶,在奴仆接引下登上车。纱暮垂下后,车久久未行,她闲等无聊,随手翻弹,漫拨琴弦。

在泠泠咚咚随意跳动的弦音里,纱幕被仆从打起,张凤峙登上车来。

温狸未料到与他共乘,略吃一惊,起身抱琴施了礼。

他上了车,车便缓缓开行,轮毂转动,青纱随风飘曳。

车中宽敞,温狸与他隔着数尺之距,可以闻到他身上熏香清冷的味道。见他这日穿着与寻常无异,只缟色宽袍大袖,不饰纹绣画缋,玉冠温沉,腰佩苍玉,半点不像要去赴宴的装束。

她目光下移,定在他腰间那里罕见地佩了柄剑,长约三尺,水色蝉纹玉珥,鞘上阴阳相错地雕镌流云,镂空处依稀窥见剑身的一尺寒芒。

温狸暗中打量他,手指无意识地按着弦,激出轻轻的散音。

张凤峙忽转头看她一眼“你想做什么”

一句话惊得温狸几乎魂飞,面色惨白了刹,对着他一双清亮眼眸,心似被只手猛地攥紧,背脊发起凉来。她忙从琴弦上挪开了手“我看到公子的剑。”

张凤峙面露恍然之色,神情柔和下来“琴声易为外物所感你别害怕。”说着解下佩剑,手持着送到她身前。

温狸看他一眼,接过剑,玉柄镡锷残留温热,她摸到珥上蝉纹,感到有些新奇。

“它叫不知雪,所以有蝉。”张凤峙向她解释道。

“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

“以所不睹不信人,若蝉之不知雪坚,寓意未知全貌,无权生杀予夺。”

温狸心中微微一动,没有打开剑鞘,双手捧递回去。

张凤峙又问“女郎那日对着暮鼓弹的那曲琵琶叫什么”

无端端的,温狸知道他说的是哪一日。

她抬手翻拨,掠出几声只弹过一遍的旋律“千灯,出自虔阇尼婆梨王剜身燃千灯的故事。”

张凤峙颔首,目中隐约有些怜惜的意思“难怪听着苦楚,血肉之躯生剜千窟,怎能不疼。”

温狸垂下眼“佛经里说,佛陀剜身时疼,燃起千灯照世人,便不疼了。但若只是凡夫俗子,便是燃尽此身,也大约只像火上蛾子,扑一下就灭了,连眼前咫尺都照不明,大约是疼的。”

张凤峙听了,良久没有说话。

暮色越来越深,车役点亮通幰车挂的两盏灯。

最新小说: 虐文女配攻略失败以后 重生八零女大佬 三千银币夫人 弹幕都说我是恋爱脑 恋爱脑而已[快穿] 每个世界都想换男友[快穿] 轻轻动你心 偏宠反派小可怜[快穿] 就等反派来养我了 往生堂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