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子夜9(1 / 3)

和子夜在一起那段日子,因为条件所限,几乎都是在小旅馆度过的。陈纵后来回想,有时候她都不明白,为什么这场好好的初恋会谈得无比昏暗又迷乱。像是某种献祭,是子夜单方面身体的献祭,以成全不懂得如何谈恋爱的陈纵对爱情的全部想象。他的爱里好像没有“我想”,“我配”这一类请求,只有我还有什么可以给你。可惜她从小被宠得有点过头,并不知道她习以为常的一点宠爱对爱贫瘠的子夜来讲是怎样的分量。但子夜也确实做到了。因为哪怕以后她遇见更阳光的人,更健康的关系,当她描述起爱这个字,脑中只会浮现昏黄狭小房间里依偎着笨拙地相爱的两个人。两个看起来最健康正常的那种人,谈了一段边缘恋爱。很奇怪,却又无比合理。

甚至有时候都可以无关性爱那时候她以为这件事本身会让子夜痛苦,所以她也不再过分热衷。反正,每个人恋爱后都会对性爱失去一点想象和憧憬,也没什么的何况那年新婚的白小婷是这么与她产生共鸣的。她在这方面富有经验,所以陈纵思考了一下,便也再一次跟随了她的共鸣。

那年新年子夜比她晚回家几天,没能赶上白小婷从小院出嫁。夫妻两一道回门那天下午,他才匆匆赶来,白小婷老公坐在树下晒太阳,陡然瞧见子夜气质,几乎吓了一跳。

“没想到你们院子里卧虎藏龙,个个不一般。”那个富二代这样讲。

白小婷给他介绍,“这个就是陈纵她哥。”

“看得出来,”第一次见他两的人多半会这么讲。富二代又小声了点,问出另一种可能,“组合家庭”

陈叔和邱阿姨的关系好不太好解释。白小婷只得跟老公打马虎眼,“差不多吧。”

邱阿姨那几天还没走,在家里已根本坐不住,好容易全家团聚,打不了一把牌就要起身去接电话,后头只好下场换王叔来替,她则只能靠着周阿姨买马。

金叔在一旁跟几个小的一起在树下啃甘蔗,惯例关心回家最少的子夜,“小陈学习还可以吧听老陈讲,上半年就要毕业了有想好在哪里工作吗想回来去宣传部,王叔与我都可以给你介绍工作。虽说你想帮你叔分担点,但说实话,也不必急于一时你这样的优秀,最好往下接着深造。”

子夜一一回答下来。听到最后一问,解释,“算不上这行的人才,再读也只是徒劳无益,浪费钱和时间。”

金叔沉思了一会儿,瞧见远处讲电话的邱阿姨,讲,“说句不合时宜的话。如果那位真的走了,过两天邱姐去那边争取拿回些权利,你的书也都好一一出出去,也能解决眼下问题。”

子夜答,“可不可奈何,都与我无关。我安之若命。”

金叔中文系出身,也读庄子,听罢笑了。过会儿又问,“小陈还在写书吗”

子夜还没答,王叔在一旁听见,边摸牌边插了句嘴,“怎么能不写呢特别是小陈这种被老天爷眷顾的,灵感来了像洪水奔流,泄洪闸堵上一会儿都能冲塌那种。”

子夜笑了,讲,“没那么夸张。”

金叔道,“那自然是。”然后拍拍他肩,安慰他,“好事多磨,也不必事事悲观,我们走一步看一步。”

白小婷老公听见,开启拉踩白小婷模式“你不是讲你与子夜同岁别人还没大学毕业都快出书了,你在干什么”

最新小说: 虐文女配攻略失败以后 重生八零女大佬 三千银币夫人 弹幕都说我是恋爱脑 恋爱脑而已[快穿] 每个世界都想换男友[快穿] 轻轻动你心 偏宠反派小可怜[快穿] 就等反派来养我了 往生堂旗舰店